川藏路上的某个小镇

时过境迁,最近偶尔想起一个人。

那一年我旅行路过那个小镇,是被一个好心人用摩托车载到那里,需要在那里等去下一站的顺风车。他问我从哪里来的,我告诉他是从陕西来的。那时我觉得这个人肯定不简单,长的十几岁的个子,但却有着几十岁人说话的老练以及自信。他和我说他在这里几年多了,一直在山上的寺庙里。

他是镇子里少有的外地人,住在寺庙里,每天念经颂佛。他走到哪都会有人对他望去,带着一点点奇怪的情绪,因为他是侏儒。很多人总是好奇的问他有多大,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个个子低的人却有着经过沧桑岁月洗礼的面庞,和拎起重物时总能轻松自如。

他说别看我十岁左右的样子,其实已经二十五了,以前在家乡的时候......

旅行记事-资助孤儿

当人实现自身的价值之后,就尝试去实现一些社会的价值,当然有些在我自身看来微不足道,但我想让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好,虽然有时不如我所想而已。

我在国内某个酒业工作,有点小成绩,算是个事业上的女强人,但我另外我私下也做一些慈善的事情。

03年的时候我在贵州的一个山区资助了一个孤儿,那时候他还小,爸妈因祸离开人世跟着年迈体弱的老人生活。

贵州地区有些山里交通不够便利,以及与外面文化的隔绝,那里的人思想陈旧也文化低,常常会有很多令人惨绝人寰的事故发生但也很少被外界知道。

开始的时候他很乖,学习成绩也很好,因为工作的便利原因,我每月都会去看望他一次,和他一起做作业,散步和谈......

旅行记事-八渡镇与大叔

那是我和我的伙伴默汉默德第一次骑行青海的第一天,在怀着激动心情出发了。

计划从宝鸡穿过关山草原进入甘肃境内,但由于轻信路人的话说是有个小路可以到草原,于是我们就尴尬的走错路了,加上默汉默德也中暑,我们只能到那个叫做八渡镇却像村子一样大的地方休养。

那个镇子很宁静,很喜欢那里,以前也写过一段:

记得待过一个小镇,溪水从小镇旁淌过,黄昏时分,踩着单车靠着一座小桥,听着桥下溪水声,夕阳把远处葱绿的山后的天空染红,像是谁的笔墨勾勒出的意境。在陌生的异地对着溪水发呆,偶尔想些乱七八糟的人啊事啊,以及不靠谱的幻想。后来太阳落山了,山里晚风有点冷意,索性到去溪水里耍,托着拖鞋跳跃......

《降临》你一生的故事

似曾想象过,要是你从一出生就从没被教育使用中文来进行表达思想与感情,你是不是也是现在的思维模式与认知系统,除去我们所限定的其它因素,单单从语言这一方面来说。

电影

《降临》这部电影用很简单的一句话概括为:一个外星生物莫名其妙来到地球,教会人类莫名其妙的语言,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又莫名其妙的消失。

作为第三类接触的方式与外星生物进行交流,从一个语言学家的角度与可爱的“七肢桶”进行的沟通,让这个语言学家有了新的认知与思维方式,这种超越我们常规线性思维以及超越时间的“预言”文字语言。

语言

一般而言,你的思维意味着你心里所说的话,你在习惯性的使用普通话在心里思考一些事情,当你......

霾纪年第二十二年

老胡把面罩器械艰难的从头上卸下来,更换了鼻罩的过滤器,然后再装了上去。他被安排的是下午三点的值班,西安城南稍门中心街口,负责营救幸存者。自从霾纪年第十八年之后,他很很少看到有幸存者出现,一年顶多是不到十个人。霾纪年是在很多年前残酷又无情的环境突变造成的世界,整个人类文明以中国为中心的灰色霾癌散布整个世界,环境在霾纪年第十年已经极度恶化,呼吸道疾病引发绝症让整个世界人口开始锐减,人们都无法呼吸,只有借助其他器械进行辅助呼吸。

在经历二十多年与环境的抗战,幸存者发现在秦岭山顶某处开发出了适宜进行微弱呼吸的幸存地,更好的空气质量环境还在进一步探索中。但西安城内已经像是被外星文明侵占过后的残垣......

设计之外的一点观点

作为设计师,由于自身职业的原因,常常会接触与自己所经历的事物毫无联系的需求工作,有时也让我们获得一些心得。在设计之外也需要用学习与思考的方式去提升自己。

多去尝试和学习

在过去一年里尝试了很多各式各样的新app,也出血买过很多不同类别的软件,越来越觉得能够用钱的解决的就尽量少花时间去捣鼓。但有些问题还是很有必要自己去花时间去探索,比如自己建站,翻墙,学新技能。和自身性格有关,遇到问题我很少去问别人如何解决,常常一个小问题有时候会纠缠好多天。当然Google也是一种方式啦,有时候你和解决方案就差一个Google,当然也很有必要了解一下Google搜索的的技巧。

目前我在学习py......

生命与快乐

为生命标价

没有什么事是用一次撸串不能摆平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次。

这句话很多时候我们用来衡量遇到的挫折或难过时都可以用一次撸串来衡量评估,那其实我们的挫折或难过也没那么严重,如果是生命呢?

上次分享的文章中说到结果主义和绝对主义,康德的绝对主义是高于我们现在道德之上,而我们更多的思想活动以及行为活动都在遵循着边沁的的功利主义。但针对提出这些我们所为什么遵循这些思想行为时也许我们会疑惑。

边沁的功利主义中说明了在平衡痛苦与快乐中,寻求(即效用)最大值。功利主义的逻辑建立在成本和效益分析之间;企业和政府的做法是:把所有好处加起来,再减去所有成本,平衡幸福和苦难......

谋杀的逻辑

看了哈佛教授兼作家迈克尔桑德尔的课,让人思考我们的生活以及一些认知,并对观念上有所提升。

有个故事是这样:火车刹车失灵,但是方向盘完好,正前方有5个铁路工,分岔口的另一条铁轨上只有1名铁路工,你是否会转弯?

我们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牺牲一个铁路工人而救其他五个铁路工人。

这里引申出两个不同的哲学理论:

结果主义:指一个行为的对错要视该行为就总体而言是否达到最高内在价值来决定,即结果主义的道德推理取决于道德行为的后果。以18世纪英国政治哲学家的边沁为代表。

绝对主义:绝对主义主张某些行为绝对是错误或是对的,无论当时的情境或意图如何。以康德为代表。

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