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的冬天,我通过校招来到一线的城市里工作,因为那时候我还是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并不对职场斗战感兴趣。突然某一天因为被老板分来任务过多,无奈之下只好加班都深夜回家,破天荒地零点下班。

那天夜里,我本想打个出租车回家,但寻思着偶尔一次加班这么晚,好好享受下一个人走夜路的感觉。走在平日里很少走的街道,深夜里过路的车很少,这一段路的路灯也是一段坏的一段好的,走路影子也是有一段没一段,那时候我在想,不会有人突然出现吧,越想越心里越是寒颤。

在我正想着打车回家的时候,我一脚踩到了一个活动的井盖,险些摔下去,但幸好井盖是盖着的,不过是没盖严实,把我踩到边缘绊倒了。在我揉着腿微痛的地方时,听到了井下传来断断续续的谈话声,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当时我就被吓到了,难道下面有人?也许是吧,或许就是那些乞讨者,这么冷冬天,没地方住井盖下面也是暖和的。

我想了一下还是想下去看看,以为多年以前从事建筑工程的经验判断这是一个暖气管道井,且井结构及砌筑工艺我也是略知一二的,这种城市的井下完全是可以走动的。

下去了之后我才发现,下面真是另外的一个世界啊,几根粗大的暖气管道沿着井洞向远处延伸,看到前面有着微弱的灯源,这里温暖的不像是个冬天。

我沿着宽大的井道走向明亮的前方,完整的地下建筑结构逐渐浮现在我的眼前,这分明就是地下的另一个城市。前几年我在一个报道里听闻过一些消息,但后来被净网行动处理的一干不净。

难道这里就是传说的折叠空间,很多年前看过一个小说,讲的是把北京被折叠成几个不同时区的时间空间体,只有第一空间的人拥有完整的24小时,而第二空间与第三空间只有更少的时间度过一天。

我从井道出来后混迹在人流中,慢慢知道了这里已经存在好些年了,他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这里有着高密度的流动人口,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在这座城市的地下落脚,怀着去往地上城市的梦每天过着两种不一样的生活。

白日里他们在地上城市光鲜的努力着,而黑夜来袭,他们穿过拥挤人群,经过层层通道来到这座城市最孤独的地方。

一个路人告诉我,十几年前城市精英管理者把地上的各种良莠不齐的城中村、不达标的建筑群、以及向世界展示好的一面之词清理了很多城市的很多角落,而后来几年城市运转出现诸多不便,而遗弃多年的地下防空洞成为新的居住点,只不过这里的管制非常严格。

关于这里的更多信息他们都无法告知,像是签订了保密协议之类的,我远远望去,前方正式的进出口有着堪比与机场同等的安检流程,恍惚间觉得我走错了地方。

我转头走回我来的地方,一路上我不停地告诉自己,这一定是梦,快点醒来。

我爬上井道来到地上街市,昏暗的路灯打在寒冷的路面,我没有感到这两个世界有什么不同,但却存在这样一个地方。

纯属虚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