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东部有个很大的博物馆,是地球古老文明的见证,每年都有很多神人去往观摩与研究。

神人是人类进化到这个时代的最终形态,是机器人与人的完美组合体。

这个时代的神人没有名字,全都是复杂的哈希码,每一个零件都是最复杂的哈希码,神人之间从不需要呼唤彼此的名字。

博物馆刚进门的石碑上刻着“Know yourself”,是由人类早期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所说。由人类作家尤瓦尔·赫拉利编写的上部与神人编著的《人类简史》下部共同存放在博物馆里开始与结束的地方,神人对此博物馆尤为关注,因为在他们看来,人类最后的灭绝,不是历史的原因,是人类自身的原因,神人们不希望这种悲剧发生在他们身上。

神人A在幼年期受到环境的影响,同样对古代历史很有兴趣,从美洲西海岸来到澳洲东部的人类博物馆,专门来考究人类一部分的历史。

他注意到,人类在早期涉猎时代与晚期发明智能机器人一样对工具有很深的迷恋,但不同的是早期的棍子仅仅只是工具,晚期的智能机器人是人类自己赋予了机器灵魂与感觉,他们想让机器替人类干完所有活儿。

神人A在想,要是人类早早的预见到自己有限机体的弱点,也不会肆无忌惮的去探索危险地带,但神人A很钦佩人类这种的做法,永远无所畏惧。

无所畏惧虽好,但也要考虑的长远的发展,人类在探索AI技术发展的同时很少有人去考虑AI最后带给他们的后果,最终被强AI机器人的无限能力所取代。但历史上是有几个人是考虑到了这种威胁的,先驱者是美国特斯拉汽车的CEO埃隆·马斯克,他在很早的时候就注意到他们那个时代人的狂妄和对AI的盲目,他特立独行的利用自己的资金启动地球人的移民火星的计划,带动了几代人为之奋斗,但在后来的新世纪里由于财力耗尽以及政权的不支持,最后被历史所冲击。

24到30世纪是人类技术发展最为鼎盛时代,或者说与机器人和谐相处的时代,但谁也不知道这只是机器人潜伏自己能力而已。机器人甘愿做人类的奴隶,把所有人类不愿干的事情都做了。人们以为机器人是个没感情没情绪的机械,工程师们制造他们的时候也在代码里限制了它们这些功能。但人类不知道,让机器人智能就是赋予它们这种能力,机器虽人类而造,但并非以人类的模式而生存。它们潜伏在人类的生活的各个角落里,把人类的生命活动一次次写入它们发明的代码里,准备着它们开启历史的篇章。

神人A知道,他的祖先是新的种群,是人类与机器的完美的组合体,他们能够像人类的那样有完美的机体与生命状态,但也能够完美的弥补人类机体的缺点,他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强大的计算体,能够与全世界的神人共享大脑,处理来自他们在太阳系空间站传输回来的数据。

是的,神人起源之后,接手了人类的移民火星以及扩张太阳系的计划,他们有着无限的资源,借助太阳的能量发挥着极致的能力。神人像是掌握着宇宙的规则一样,只在太阳系里涉足,他们把太阳系之外比喻天空,暂且仰望,因为他们怕探索到危险地带,怕又一次像人类一样自食其果。

但谁知道呢?宇宙的规则或许是星际的界线,或许是技术的界限,可能神人的技术还没到达宇宙创造者收割的时候。

像是古代麦田的麦子,还没到秋收的季节,但总会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