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好的,虽然现在的生活也有很多不顺,不过还是依然走在当初的路上,挺开心的。”

夜里两点多,这是小北和我聊天发的一条信息,我和他有很多的经历相仿,但到最后我来到西安这座城市打拼,而他却走上了梦想的路上。

我是刘青春,我和小北都是生长在农村的孩子,自小就喜欢在一起玩,喜欢探索新事物。还记得那时候我们各自的家里都有我们秘密实验室,我的是我的床下面,我静心布置的那个世界。我们对物理化学手工的研究,拆过很多电视剧收音机手电筒等电器,利用各种零件组装,使用。这些在男孩子的少年是有趣的事情。

后来看电视上播放的探索与发现的节目,被爱因斯坦的宇宙,黑洞,以及神舟飞船的发射,那时候被这种科学所吸引,驱使着我们向往天文学家的梦想。

“神舟六号飞船已经发射了,我们研究神舟八号吧”小北食指伸向头顶,面庞上扬的说。

“为什么不研究神舟七号呢?”我不解的问。

“神舟七号我们怕是赶不上了,他们估计已经在研制了,我们赶在他们前面研制出神舟八号”

我们互相夸张的笑了起来,我们把实验室的研究项目转移到了神舟八号飞船,为此那时候我还偷偷把爷爷的氧立得制氧机的化学物质拿来做实验,以及汽油等东西这些我们也都玩过,最终我们因为童年的时光流逝慢慢的淡忘这件事情。

但天文学家的梦想种子隐约埋在心底。

高考成绩出来后,我们梦想破碎。仅仅是年少时的梦想而已嘛,但他却坚守着梦想,努力为之奋斗。

后来偶尔和他联系,他会给我讲一些关于引力与时空弯曲的关系,讲从牛顿到爱因斯坦的引力学,他说,地球被太阳捕获,所以地球才不会在宇宙里随意飘荡,月球被地球捕获,世间所有物体之间都有引力。

开始的时候我饶有兴趣的听他讲,后来发现很多深奥的东西我理解不了了,工作了后拼命的在业务上,偶尔闲暇时间看一些科幻电影,以及我和他说刘慈欣的三体写的太棒了,他说是啊,也挺喜欢的,不过不太喜欢国内的读者,好像所有宇宙学科上只有三体一样,在各种场合上都在说三体。

“你那时候为什么坚持考天体物理学呢?”

“不知道啊,感觉如果我们两个人一起放弃了就多不好玩啊,总要有一个人去完成吧。”

“现在过得好吗?”

“挺好的,虽然现在的生活也有很多不顺,不过还是依然走在当初的路上,挺开心的。”

我想我以后会和他再见,这个城市的空气质量越来越差了,雾霾每年都像恶魔一样来临,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来改变这些,我想做点事情能让自己慢慢朝最初的梦想靠近。

有时候从繁忙的工作中里静心下来,夜晚仰望星空,就很想念小北。